<dl id='zeuwv'></dl>

      1. <i id='zeuwv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zeuwv'><strong id='zeuw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span id='zeuwv'></span><fieldset id='zeuwv'></fieldset>
        <ins id='zeuwv'></ins>

        <i id='zeuwv'><div id='zeuwv'><ins id='zeuwv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zeuwv'><strong id='zeuwv'></strong><small id='zeuwv'></small><button id='zeuwv'></button><li id='zeuwv'><noscript id='zeuwv'><big id='zeuwv'></big><dt id='zeuw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euwv'><table id='zeuwv'><blockquote id='zeuwv'><tbody id='zeuw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euwv'></u><kbd id='zeuwv'><kbd id='zeuwv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acronym id='zeuwv'><em id='zeuwv'></em><td id='zeuwv'><div id='zeuw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euwv'><big id='zeuwv'><big id='zeuwv'></big><legend id='zeuw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靈異故事:白毛僵屍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大年初一,村裡有一個人早早就起來去親戚傢拜年,回來的時候,路過一片樹林,想小解一下,就鉆進去瞭。解完剛想離開,遠遠的看見一個人斜靠在樹上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這麼冷的天,喝醉酒別凍壞瞭!此人就好心的過去拍他的肩膀,可他的手在半空就停住瞭,那是一個死人,肚子裡的腸子都被掏空瞭。嚇的他哭爹喊娘的跑瞭出來……

            後來,仵作驗屍,這個死人叫馬連。瞪著大眼,一臉的驚恐。肚子裡的腸子被掏走瞭一些。捕快們經過一番調查後,官府下瞭結論:忘恩賊馬連,奸殺潘蓉,逃至荒林,被野狗掏出腸子而死,罪有應得。

            這是一個非常精彩的鬼故事,小時候聽老人們講後,嚇的我好長時間夜裡沒敢出門,連睡覺也不敢自己睡……

            故事發生在解放前,這個村子叫潘傢莊,潘員外是莊裡的財主,祖上留下的傢產頗豐,日子過得也算殷實。美中不足,結婚多年,就是沒有孩子。潘員外每每想到這事都無比的傷心鬱悶。

            老天可憐,在潘員外四十多的時候,媳婦懷孕瞭,添瞭一個千金,起名潘蓉。潘員外雖然惋惜不是個兒子,卻也是非常疼愛。吃饅頭芯,咬餃子肚,百依百順,把她當成自己的眼珠子一樣愛惜。

            一晃十六年,潘蓉已經是二八年紀,出落的如出水的芙蓉,含苞欲放的荷花。提親的踢破瞭門檻,一個個都不入潘員外的法眼。

            一天早上,潘員外早起,剛打開門,就見門外面靠著墻根斜躺著一個孩子,衣服破破爛爛,一身的泥污。潘員外走過去叫醒他,孩子一臉的驚恐,看來是嚇壞瞭。

            潘員外問他怎麼躺在這裡。孩子說瞭自己的身世。這孩子叫馬連,老傢河北,父親在馬連出生後不久,為瞭生計,外出做生意,從此杳無音信。

            幾年時間過去瞭,有一天父親讓人稍來信,說生意做的不錯,並且告訴瞭地址讓娘倆去,於是娘倆把傢裡的房屋賣瞭。那天走到一個山口,娘倆遇到瞭一夥山賊,東西都被搶去,母親被追的掉下山谷,找到母親的時候已經死瞭。馬連埋瞭母親,一個人漫無目的,四處漂泊,靠乞討活命,也不知道走瞭多久,肚裡又饑又餓。昏倒在潘員外院墻外面……

            潘員外聽瞭心生憐憫,就把他領進瞭自己傢,洗漱完瞭,又給他挑瞭合身的衣服。再看那馬連,真是玉樹臨風,潘員外心裡更加喜歡,於是讓馬連在他傢幫工,順便找人打聽馬連父親的下落。馬員外雖然不做大買賣,可傢資殷實,也養的起馬連。

            一晃過瞭兩年,馬連小夥子也勤快,頭腦清晰,辦事老練。潘員外看在眼裡,喜在心中。一些跑跑顛顛的活,也教給他去辦,心中已然把他當成瞭自己的兒子。潘容和馬連年紀相當,潘員外也有意把女兒許配給馬連。

            去年入冬以後,潘員外傢裡出瞭件怪事。這天,潘員外早晨起來開門,被眼前的一幕氣壞瞭。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的,在他門口用泥團瞭一個饅頭,上面插著兩根紅筷子。

            原來,這饅頭上插筷子是給死人用的,潘員外感到晦氣。氣的他一腳踢開,卻被凍得梆硬的土饅頭擱瞭腳,一邊罵,一邊一瘸一拐的回屋瞭!以後,每天都有這晦氣的東西在門口,潘員外讓馬連盯著,也沒抓住是哪一個放的。門口也插瞭桃枝一類的辟邪的東西,可沒有起到作用,還是天天在門口出現插著紅筷子的泥饅頭。傢裡籠罩著一種不詳的氣氛,每個人都疑神疑鬼,說什麼的都有。

            到瞭快過年時,大門口的泥饅頭沒瞭。潘員外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結束瞭,一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發生瞭。

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天陰沉沉的,看來是要下雪瞭。潘員外早早就睡下瞭。到瞭半夜就聽見窗戶紙沙棱沙棱的響瞭幾下,好像是被貓抓的一樣。

            潘員外醒來後仔細聽瞭聽,問瞭一句誰,也沒人搭腔,翻身剛想睡下。就見大門外面有隱隱的火光。潘員外翻身下炕,披上衣服,開門一看,院外失火瞭,那裡可是堆放著引火用的柴草。

            潘員外喊瞭一聲住在西屋裡的馬連,自己就出門救火。可他剛打開大門,就啊的一聲叫,一下癱坐在地上,昏迷不醒瞭。

            原來,在門外面放著個大花圈,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奠字,特別醒目。好多人不明白為啥死瞭人要寫這個字,呵呵!你們仔細看看這個字。其實,這是三個字的組合上、西、天,很好理解瞭吧!

            可馬連起來救火的時候,沒看見有這些東西啊!潘員外從此臥床不起,沒過三兩天,就撒手死瞭。

            臨死前,把馬連叫到床邊,讓他好生照顧潘蓉和自己的老伴。如果打聽到父親的下落,就把他和潘蓉的婚事辦瞭!

            有人要問瞭:這潘員外死的蹊蹺,這世上隻有無緣無故的愛,哪有無緣無故的恨啊?究竟是誰要害潘員外,給個理由好不好啊!

            呵呵!這還要從潘蓉說起,常言道:女大不中留,留來留去留成愁。那時候的女孩子,十四五歲就會說媒成親,要是到瞭十六歲還沒有出嫁,就成瞭大姑娘,要是留到瞭十八歲,四鄰八村就會出名瞭。不是有病,就是出瞭醜事,嫁不出去瞭。

            可這潘蓉偏偏瞧不上馬連這個窮小子,背地裡還有個相好的。這人多次到潘傢提親。潘員外就是不準,可老太太卻讓女人給哀求的動瞭心,一個勁兒的在潘員外耳邊吹風。

            這馬連心裡明白,自己無依無靠,如果和潘蓉成親,若大的傢業,就是他的瞭。可如果潘蓉嫁給別人瞭,他就隻是一個長工,什麼都沒有。苦思冥想,想出來一個把潘員外嚇死的方法。

            這樣一說,你就明白瞭吧!饅頭上插筷子那事就是他幹的,馬連關大門的時候,把準備好的泥饅頭放好。等第二天潘員外看見,潘員外讓他抓放泥饅頭的人,當然抓不到。

            後來馬連買瞭個花圈放門口,又點瞭柴草堆,弄醒潘員外,然後躲在屋裡等潘員外出門救火。嚇暈潘員外後,裝著起來救火的他,又把花圈丟進火堆,一切做的天衣無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