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lzau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lzau'><strong id='lza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lzau'><div id='lzau'><ins id='lzau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lzau'></dl>
      1. <tr id='lzau'><strong id='lzau'></strong><small id='lzau'></small><button id='lzau'></button><li id='lzau'><noscript id='lzau'><big id='lzau'></big><dt id='lza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zau'><table id='lzau'><blockquote id='lzau'><tbody id='lza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zau'></u><kbd id='lzau'><kbd id='lzau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ns id='lzau'></ins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lzau'></fieldset>
        2. <acronym id='lzau'><em id='lzau'></em><td id='lzau'><div id='lza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zau'><big id='lzau'><big id='lzau'></big><legend id='lza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lzau'></i>

          老鼠報恩記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5

            王小二喝醉瞭,醉得一塌糊塗,就連怎麼回到出租屋裡都不知曉瞭。好在王小二的酒品好,醉瞭也不撒酒瘋,昏昏沉沉蜷縮著睡瞭。

            以往王小二都是一覺睡個天昏地暗,酒也會醒個七七八八。然而這一次,或許是因為太過憋屈,王小二反而中途醒來瞭一兩次。

            王小二本以為買醉之後可以好受一些,至少可以忘卻被騙後的傷痛,絕非損失瞭兩千元那麼簡單,“騙子,怎麼不死他全傢。”王小二揉瞭揉酒醉後沉重的頭,心中暗暗詛咒。

            原來王小二在胡同巷口發現瞭一張貼著的小廣告,上面寫著出售二手電腦,配置高而價值低。這對於初到此地工作的王小二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誘惑。

            王小二聯系瞭賣主,是一個個頭中等,面相老實的中年男子。他親自拎著電腦,臺式電腦有點重,路途遠,面色脹得通紅,微微喘氣。他說,大兄弟,這電腦剛入手半年,因傢中有事的,帶不回去,低價賣給你。

            比瞭比手勢,1800元。

            王小二心裡一個咯噔,按照他的描述至少也值個三四千,1800元實在有點“欺人太甚”。

            王小二開瞭口,說道,都是老實人,自己也工作沒多久。從口袋裡掏出沾著體溫的20張100元的人民幣遞給瞭他,說,“在外都不容易,2000元也不要嫌少。”

            那人推托瞭幾下,收下瞭王小二遞過來的錢,小心翼翼地一張一張分辨清楚,確認沒有假幣,拍瞭拍王小二的肩膀,誇贊道:“兄弟,你仗義。老哥叫王健。有事可以找我。”

            王小二笑瞭。雖多掏瞭200元,但多瞭一個兄弟,值瞭。

            王小二送那位大哥走出瞭胡同,回去打開瞭電腦,才發現這TMD就是一個九十年代的老古董,隻是徒有其表。

            王小二恨不得甩自己兩巴掌,就這智商,還得意呢!

            過二日,王小二把電腦賣給瞭收廢品的,200元。邀請瞭二位在此地打工的兄弟,一起找瞭大排檔,啤酒先來兩箱,小菜點上三四個,一口菜一瓶酒,醉得一塌糊塗。

            王小二有點後悔,不該喝那麼多,誰他媽的沒有被人騙過,隻是被騙瞭一些錢財,又沒有失身,幹嘛要這麼折磨自己!

            “吱吱”聲響不斷,王小二望向床邊一隻灰色的長尾巴老鼠,滴溜溜一雙眼睛特別有神,散著晶瑩的光,王小二知道老鼠餓瞭,忙起身掏出一包零食,擺放到那隻老鼠面前。

            老鼠一點也不怵人,大搖大擺似人蹲坐,待王小二把零食放到它面前,直接用細小的短腿捧起,大快朵頤。

            王小二喟嘆道:“鼠兄,鼠兄,做人要有你這般痛快就好。餓瞭吃飯,爆瞭睡覺。不去想那損人利己之法,不去坑蒙拐騙。就好比,您老在我租住這間小屋之前就已經入住,那您就是我大哥。”

            老鼠似乎聽懂瞭王小二的言語,停下瞭進食,一雙賊溜溜的眼睛瞪視著王小二,準備繼續聽他吐槽。

            王小二完全沒有在意這個場景,繼續絮絮叨叨地說道:“這個王健,真是欺人太甚。就是前兩天到這邊賣我電腦的那個人。看起來忠厚老實,實則是雞鳴狗盜之徒。虧我掏心窩把他當朋友,沒有想到他就是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。活著也是他媽的造孽,真希望他早點死。”

            老鼠呲牙咧嘴,把啃瞭一半的食物往前一推,生氣極瞭。

            王小二無可奈何地說道:“鼠兄,何必生氣呢!這樣的壞蛋千萬萬,派出所都管不過來,我們又能如何。趕緊吃吧。”

            王小二把那塊食物往老鼠面前推去,然而這次老鼠依然置之不理。王小二意興闌珊,繼續躺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            他壓根兒沒有發覺長尾巴的老鼠竟然人立而起,一雙圓溜溜的眼睛變幻成血紅色,似乎想要擇人而噬……

            幾日後,王小二從報紙上讀到一則消息,城北居民王健因誤食患上鼠疫,送醫救治無效死亡。請各位居民註意防鼠治鼠滅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