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'o3uyg'><div id='o3uyg'><ins id='o3uyg'></ins></div></i>
    <dl id='o3uyg'></dl>

    <i id='o3uyg'></i>
  • <ins id='o3uyg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o3uyg'><strong id='o3uy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acronym id='o3uyg'><em id='o3uyg'></em><td id='o3uyg'><div id='o3uy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3uyg'><big id='o3uyg'><big id='o3uyg'></big><legend id='o3uy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tr id='o3uyg'><strong id='o3uyg'></strong><small id='o3uyg'></small><button id='o3uyg'></button><li id='o3uyg'><noscript id='o3uyg'><big id='o3uyg'></big><dt id='o3uy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3uyg'><table id='o3uyg'><blockquote id='o3uyg'><tbody id='o3uy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3uyg'></u><kbd id='o3uyg'><kbd id='o3uyg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fieldset id='o3uy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3uyg'></span>

            渡船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    小戴是個學生,這些天來正好是假期,於是他決定下鄉去玩玩。

              經過朋友推薦,小戴來到一個名叫雞鳴村的地方。這裡世外桃源,空氣十分清新,呼吸一口就如同神仙灌頂一樣,小戴很是樂此不疲。

              小戴很喜歡去河邊玩,村裡附近正好有兩條大河。朋友卻再三叮囑,不要去村東那條河,村南的可以去,說是村東那邊經常發生溺水事故,大傢覺得那裡有不祥之兆。小戴不以為然,認為這是危言聳聽。他向來不相信怪力亂神,覺得那都是以訛傳訛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哪有什麼鬼怪?分明都是村裡人迷信。

              滿心不相信的小戴,第二天就下河去玩瞭,開始在村南的那條河玩瞭一天,沒什麼事發生,熟悉水性的小戴,還在深水區潛水,如魚得水,遊刃有餘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村裡,小戴洗瞭個熱水澡,痛痛快快睡瞭一覺。

              來到村裡的第三天,小戴開始在村附近轉悠,他喜歡爬山,爬瞭好幾座山峰。正值下午時分,天氣燥熱,小戴又忍不住想要去遊泳。

              順著村東的小道,小戴往另外一處大河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來到這座大河,方知河水的寬闊浩瀚,比起村南那條河廣袤瞭許多,而且水流湍急,很是有挑戰性。小戴脫下衣服,朝河水中撲通一下,跳瞭進去。極其善水性的他,在水裡做著各種姿勢,即便水流滂沱,也毫無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看來說這裡有不祥之兆都是騙人的把戲。

              小戴聳聳腦袋,從水裡冒出頭來。就在這時,他看到一艘渡船往遠處徐徐開來,上面是個戴著鬥笠的農夫,看不清臉色。

              小戴一下子來瞭興趣,連連揮手打招呼。

              渡船上的農夫卻沒有說話,隻是船漸漸朝小戴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小戴覺得是這農夫耳朵有些背,也不在意那麼多,待渡船到瞭身旁,他用力一撐,就爬上瞭渡船。

              他拍拍農夫的肩膀,正要打個照面,卻感覺農夫的身上冰涼冰涼的,沒有一絲人煙氣。小戴覺得有些奇怪,在這個炎熱的夏天,按道理應該滿身大汗才是,怎麼會感覺到冷?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農夫僵硬的身體轉瞭過來,低垂的頭顱微微揚起,露出怪異而猙獰的笑臉,那笑容仿佛不是活人一般,陰冷刺骨,極其滲人。

              小戴大叫一聲,接著是嘩啦一聲,水花四散,小戴跌入瞭水中。

              感到奇怪的是,小戴明明會水性,卻是掙紮得起不來,仿佛有什麼東西在將他按在水中,他用力睜大眼睛,眼前哪有什麼渡船,船夫?而他的腳下似乎有千斤石頭,不停地拉他下水。

              掙紮瞭不久,小戴就沉入河底瞭,再也沒能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翌日上午,有人在河中發現瞭小戴的屍體,那屍體身上臉上,滿是青紫的傷痕,不知道是被誰抓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