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kupl1'><strong id='kupl1'></strong><small id='kupl1'></small><button id='kupl1'></button><li id='kupl1'><noscript id='kupl1'><big id='kupl1'></big><dt id='kupl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upl1'><table id='kupl1'><blockquote id='kupl1'><tbody id='kupl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upl1'></u><kbd id='kupl1'><kbd id='kupl1'></kbd></kbd>
    1. <acronym id='kupl1'><em id='kupl1'></em><td id='kupl1'><div id='kupl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upl1'><big id='kupl1'><big id='kupl1'></big><legend id='kupl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span id='kupl1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kupl1'></i>

          <i id='kupl1'><div id='kupl1'><ins id='kupl1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kupl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ns id='kupl1'></ins><dl id='kupl1'></dl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kupl1'><strong id='kupl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貴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  孟西白每天晚上都要給傢裡供奉的觀音菩薩上三炷香。在佛香燃燒半個時辰後,他會拿出香譜來對照佛香燃燒的長度,來看看這一天究竟是吉是兇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孟西白像平常一樣上好香,等瞭半個時辰後,他發現今天的情況有些特別——兩邊的佛香燃燒高度一致,唯獨中間的那炷矮瞭半截。

              孟西白急忙拿出香譜,找到瞭一張和面前三炷香一模一樣的圖,在這張圖的下方還有一句話:

              佛香兩頭翹,必有貴人來向報。

              看過香譜後,孟西白大喜,他急忙喚來媳婦朱環,將這個好消息告訴瞭她。不過朱環的反映倒是很平淡:“我可從來不相信你這個破香譜。”

              說來也巧,朱環話音未落,外屋就響起瞭一陣急促的敲門聲。

              難不成真有貴人來訪?

              孟西白滿心歡喜去開門,可門剛一打開,孟西白喜悅的表情就凝固瞭。

              敲門的不是別人,正是孟西白的結義兄弟王甚。

              王甚是欽差大臣的貼身侍衛,如果換做平時,孟西白看見義弟來訪一定高興萬分,可是現在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。最近王甚不知犯瞭什麼罪,官府正在四處通緝他。

              他今天來就是希望這位大哥能夠收容他在這裡暫避幾日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……”聽到王甚的請求,孟西白猶豫瞭半天,不知突然想到瞭什麼,臉上又恢復瞭喜悅的表情,說道,“你我既然是兄弟,就不必這麼客氣啦。你可以在我傢地窖裡暫避一段時間,等到外面風平浪靜以後,再離開也不遲。”

              將王甚安置好後,盂西白夫婦回到臥房休息,朱環殲始數落起丈夫來:“你怎麼這麼爽快就答應瞭王甚的請求啊?他可是官府通緝的要犯。這回可倒好,貴人沒來,卻來瞭個累贅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婦道人傢懂什麼!王甚可是一位大大的貴人吶!你想想,官府為瞭拿住他,已經明文宣佈,誰活捉王甚就賞銀五十兩,獻上死屍賞銀三十兩。而且,以我估計,官府如果遲遲抓不住王甚,一定會把懸賞的金額再度抬高,到時候我們即便獻上個死人,那也能大撈一筆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雖然這個計劃非常完美,不過孟西白心裡始終有個疑問,他不知道王甚究竟犯瞭什麼重罪。他也曾試探著詢問過,不過王甚始終閃爍其詞。

              孟西白的如意算盤打得還真準。眼見王甚遲遲沒有被緝拿歸案,官府的賞銀是一漲再漲。當賞銀漲到五百兩時,孟西白覺得差不多瞭,於是他告訴朱環可以動手瞭。

              到瞭晚上,孟西白告訴王甚外面風聲過去,現在離開已經沒有任何危險,並且備下一桌豐盛的酒席為他送行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推杯換盞,可不一會兒功夫,王甚就倒在瞭桌子底下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王甚的酒裡被朱環下瞭蒙汗藥。

              看著昏倒在地的王甚,盂西白急忙采取下一步措施,用繩子將他結結實實地捆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王甚醒來時,發現自己被綁得嚴嚴實實,不解道:“大哥這是何意?”

              孟西白冷笑道:“官府懸賞五百兩紋銀捉拿你,這年頭誰

              ”就為瞭區區五百兩,大哥便不惜出賣我?“王甚苦笑道,”我本打算日後酬謝大哥黃金百兩,可沒想到大哥竟是如此狠心之人。罷瞭罷瞭,大哥就把小弟這條命拿走吧,不過你以後必然會遭到報應的。“

              聽到這番話,孟西白不免猶豫起來。這時旁邊的朱環催促道:”別聽這小子胡言亂語,他哪有什麼百兩黃金,準是為瞭乞求我們饒他性命編出來的鬼話,快點兒勒死他。“

              經過朱環這麼一慫恿,孟西白終於下定決心,拿起繩索向王甚的脖子勒去。

              他一邊勒著王甚的脖子,一邊在嘴裡叨咕著: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,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,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……

              那場景既恐怖又荒唐。

              不多時,孟西白夫婦將王甚的屍體抬到瞭縣衙,縣令看到王甚的屍體後,對孟西白夫婦大大贊揚瞭一番,然後對他二人說道:”人犯王甚因私藏欽差大臣獻給皇上的藏寶圖,所以才被官府通緝。捉住人犯固然重要,可找回藏寶圖才是真正目

              孟西白夫婦聞聽後,頓時驚訝萬分:“小民從未見過什麼藏寶圖啊!”

              “好哇,既然如此,本官就派人到你傢搜查一番。”縣令當即派瞭幾個捕快火速趕往孟西白傢。

              沒過多久,捕快果真拿回一張羊皮圖紙。

              “大人,這是從孟西白傢地窖中找到的藏寶圖,此圖被藏在瞭裝滿白米的大缸中。”

              縣令看到藏寶圖,頓時怒喝道:“大膽刁民,貪心不足,得到賞銀還嫌不夠,竟然敢私貪藏寶圖,來人,速將二人拿下!”

              孟西白夫婦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王甚會背著他們偷偷在地窖裡藏東西。如果當初他沒有出賣王甚,那麼王甚找到寶藏後,一定送上百兩黃金回報孟西白一傢,那麼香譜上所說的“必有貴人來向報”也就不再是一句空話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現在,這個東西卻成瞭王甚報復孟西白的致命殺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