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mi34'><strong id='mi3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i id='mi34'><div id='mi34'><ins id='mi3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mi34'></fieldset>

        <span id='mi34'></span>
        <dl id='mi34'></dl>
        <ins id='mi34'></ins>
      1. <tr id='mi34'><strong id='mi34'></strong><small id='mi34'></small><button id='mi34'></button><li id='mi34'><noscript id='mi34'><big id='mi34'></big><dt id='mi3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i34'><table id='mi34'><blockquote id='mi34'><tbody id='mi3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i34'></u><kbd id='mi34'><kbd id='mi34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i id='mi34'></i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mi34'><em id='mi34'></em><td id='mi34'><div id='mi3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i34'><big id='mi34'><big id='mi34'></big><legend id='mi3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恐怖懼樂部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忙碌的工作不停的奔波,一旦在周末驟然停下生活又顯得有些空虛。

              由飛天熊在網上發起的恐怖懼樂部,飛天熊提出的待遇:凡成為恐怖懼樂部的成員就可以參加一個七天的神秘恐怖之旅,而且期間所有的費用都由飛天熊承擔。

              七天神秘恐怖之旅吔!好有力!這引起瞭星星狐的註意。

              星星狐將申請郵件發送出去,不一會郵箱傳來‘滴滴’的提示聲,是飛天熊發來的郵件,這麼快?

              星星狐:

              你好!經過我與其他已成為恐怖懼樂部的成員斟酌,決定邀請你一起參加這次的七天的神秘恐怖之旅。一切費用均有我來承擔,詳細情況在評比結束後再與你聯系。

              飛天熊

              根據飛天熊寄來的一張機票和地址,星星狐踏上瞭前往陌生城市的班機,又輾轉坐瞭電車長途汽車終於快要到達目的地。

              星星狐走下出租車看著眼前高聳的山再看看手中的地址問道:“師傅,我現在要往哪走?要多久才能到?”

              出租車的司機抬手指著眼前的一條羊腸小道:“你就順著這條道走,不過三十分鐘左右就能看到那個墓碑村,整座山就他們一個村也隻有這一條道不會迷路的,還好是碰到我要是別人還不一定認識路呢!”

              司機熱情的介紹著,並不停上下打量眼前這位亭亭玉立的少女,怎麼看也不像這山旮旯裡的人:“姑娘,你就沒通知你的親戚來接一下?這山路可不好走,我看吶天有些變色瞭可能要下雨。”

              司機時不時的瞅瞅她腳上的高跟鞋,真是搞不明白怎麼會有人朝山上跑,還穿著高跟鞋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謝謝!”星星狐隻是道謝,不想和他解釋太多。

              看著出租車的揚長而去再看看光禿禿的山,怎麼突然有種被遺棄的感覺,她又看看手中飛天熊寄來的地址真是哭笑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Ufie大道墓碑村!

              神啊!她發自內心的嘆道。誰想到這個地址是在山裡啊!可憐的我不會真的要蹬著八公分的高跟鞋上山吧!

              星星狐再左右觀察這個地方隻能用‘一望二三裡’來形容,放眼望去除瞭這條新修的‘大道’就是望不到邊整整齊齊的水稻田,想找個酒店住肯定是不可能瞭,更不可能再坐輛車回去瞭,最起碼她站在路邊的十幾分鐘裡沒有任何車輛經過。

              “哎~~~~~~~~~~~”星星狐仰天長長的嘆瞭一口氣,隻有硬著頭皮踏上艱難的旅途。

              “始料不及啊!早知道就和那個司機一起走瞭。”星星狐的嘴裡嘀嘀咕咕的不停埋怨,又踢瞭踢行李箱才不情願的拎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滾軸有什麼用啊!上山不還得拎著?應該設計一種能自己上山的行李包。哎……早知道天上不會掉下來餡餅,不過也不用這樣懲罰我吧。

              “哎……不走瞭!”星星狐甩掉手中重重的行李箱,實在太重瞭!這樣拎到山裡還不把我累死!

              她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包一輛車來接自己回去,這時她才發現一個更為重要的事情——這裡沒有信號!

              “不是吧!”星星狐拿著手機左右晃動看看能不能接到信號,結果隻是徒勞。

              “天吶!天吶天吶……”她口中不停驚嘆雙手還在努力擺動尋找信號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是吧!”人倒黴就是這樣,這個地方好像隔絕瞭一切外面的高科技。

              沒辦法上吧!現在是六點鐘天很快就會黑沒有考慮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飛天熊隨包裹寄來一張存有十萬元的銀行卡,以表示所有費用他都承擔,星星狐就想他不是什麼高官子弟也得是富豪名流之類,說不定還能來個異國之戀之類的,誰想到……哎……

              星星狐坐在行李箱上揉著已經起泡的腳:“什麼嘛!還說三十分鐘就能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的口一路沒停的埋怨,自己都走瞭快一個小時才總算看到有房子的輪廓,天色也慢慢暗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她已經從箱子裡扔瞭不少化妝品,現在隻剩下一些必備品和幾件換洗衣裳:“早知道就帶雙鞋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極不情願再次穿上鞋子,本想帶瞭不少錢有需要再買就是,誰知天底下就有這有錢沒處花的地方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咔嚓!”一聲響雷炸開在天際,打斷瞭她的思緒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是吧!”她也沒功夫繼續磨蹭,急急向不遠的村莊跑去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