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gf3u7'></i>

    <code id='gf3u7'><strong id='gf3u7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ns id='gf3u7'></ins>
      <dl id='gf3u7'></dl>

      <span id='gf3u7'></span>
    1. <tr id='gf3u7'><strong id='gf3u7'></strong><small id='gf3u7'></small><button id='gf3u7'></button><li id='gf3u7'><noscript id='gf3u7'><big id='gf3u7'></big><dt id='gf3u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f3u7'><table id='gf3u7'><blockquote id='gf3u7'><tbody id='gf3u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f3u7'></u><kbd id='gf3u7'><kbd id='gf3u7'></kbd></kbd>
    2. <fieldset id='gf3u7'></fieldset><i id='gf3u7'><div id='gf3u7'><ins id='gf3u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gf3u7'><em id='gf3u7'></em><td id='gf3u7'><div id='gf3u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f3u7'><big id='gf3u7'><big id='gf3u7'></big><legend id='gf3u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照相驚魂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不要數照片上的人數

          攝影主題:顛倒

          攝影師:微笑的孩子

          照片效果:

          在怪事發生以前,我們沒有一個人關心過宇。他就像班上可有可無的一份子。沒有人註意,也沒有值得讓人註意的地方。他太普通瞭,走路輕手輕腳,不喜歡拋頭露面,你撞到瞭他,他會先說對不起。

          我曾經想,這樣一個人,甚至死瞭,我們都不會註意到吧。可是,他才死去一天,我們談論的都是他。

          宇死掉的第二天,怪事就不停地發生。各種各樣恐怖的留言和怪談開始流傳瞭起來。可能是人出於對死亡的未知帶來的恐懼,所以才會編出各種各樣的怪談來解釋死亡,可是這種解釋,總讓人更加恐懼。值得諷刺的是,一個生前人人都不會正眼去看的人,死瞭才成為瞭被關註的焦點。

          當人心惶惶的時候,我註意到瞭一個女孩子。她是宇的女朋友。女孩和宇一樣,不受人重視。沒有個性,不夠活潑,相貌平凡。從宇死瞭到現在她一直都很平靜,所以我註意到瞭她。

          當所有人安靜的時候,我們隻會註意到那些喧鬧的人,相對,在所有人喧鬧的時候,我們才會註意到那些一直安靜的人。女孩保持著這種安靜,直到有一天,發生瞭一件我永生難忘的事情。

          那天,我們的畢業照洗出來瞭。可惜,宇沒有趕上和我們合影,不過,如果他趕得上,那麼誰又會在乎他的存在?如果沒有人在乎他的存在,那又何必趕上?拿到照片不久,女孩子突然叫瞭一聲。很怪的一聲,恐懼,驚訝,絕望。

          全班人都回過頭看著她。

          她抬起頭,隻說瞭一句話:裡面有216個人。

          全系加上老師,一共有216人。當然除瞭宇。

          然後,女孩的第二句話讓所有人都毛骨悚然,那天,我沒有來。她說。

          每個人拿到這樣大型的合影照片,第一眼總是去關註自己。誰會去認真數有多少人呢?多出來的那個人會是誰呢?

          每個人都顫抖著雙手開始點算照片裡的人數。

          真的有2……216個。一個女生先點完,顫抖著說,然後昏瞭過去。人們陷入瞭巨大的恐慌。

          後來,有人拿著照片和系裡每個參加瞭合影的人仔細核對,除瞭宇的女朋友不在之外,每個人都曾出席,也沒有任何外人參加,相片裡其實隻有215人。

          於是,大傢用很惡毒的眼光看著宇的女朋友。仿佛她是恐懼的制造者,她很倉皇,隻是埋著頭,不敢頂撞。甚至有的女生,當著她的面叫她瘋子。原來恐懼也能引起人的憤怒,或者,人常用憤怒來掩飾恐懼。

          不知道為什麼,我卻總是相信她沒有說謊。我把照片放得很大,掛在墻上,天天出神地看。終於有一天,我看到瞭一些東西。

          我得意地走到瞭女孩的面前。她埋著頭。

          我把照片揚揚:我知道誰是多出來的人瞭,你看這裡。

          我指著照片的一角,人和人間有個淡淡的影子,不仔細看絕對不會註意。是一雙光著的腳。一個人在那裡倒立著。

          別擔心,隻是有人惡作劇,你隻是太緊張瞭。我安慰著她。

          她埋著頭,沒有說話,手急促地搓著裙子,半晌隻說瞭一句話:宇死的那天,從很高的地方摔下來的,頭朝下。